今天是2018年11月14日 星期三


  

行走在香兰素的最高处

三间小平房,十几只旧铁桶,两百多平方米土地,这是1976年刚刚起步的嘉兴市中华化工厂。600余亩工业园区,8个分(厂)公司,总资产18亿元人民币,这是2010年叱咤风云的嘉兴市中华化工有限责任公司。从小作坊到香料王国,它在30多年里,循迹着一条自主创新,做大做强的轨道。它的创业创新,千辛万苦,它的研发成果,值得尊重。产业在升级,结构在优化,产品在多样,规模在扩大,日益强大的嘉兴中华化工厂,唯独那一颗坚持技术创新的赤诚之心始终不变。特别是历时10年耗资6亿元,孜孜追求殷殷探索,突破国外技术封锁,成功研发并投产了第二代乙醛酸法香兰素生产技术。在香兰素行业乃至整个香料领域的世界舞台上,中华化工“久珠”品牌,着实是一道耀眼的中国之光。
  只有依靠科学技术 才能让弱者变强、强者更强
  时间回到1976年,时任嘉兴中华化工厂厂长的朱贵法,赚到了2900元的第一桶金。当时的他为了维持企业的继续生存发展,想方设法从上海请来“星期天工程师”指导生产,聘请化工行业专家、学者、教授来厂讲课,进行传、帮、带活动。同时,在厂内选择一批高中文化青年去杭州培训,提出“人有我专,人无我有,创新立异”的办厂思路。建立了科技领导小组,朱贵法自任组长,各车间建立科研小组,由30名科研人员组成科技信息网——中华化工有限责任公司科技研究中心。建造了文化科技大楼、图书室、档案室,全厂形成一个人人讲科学,个个车间靠科技发展的新局面。中华化工30年历久弥新的辉煌,由此发端。
  中华化工厂从1977年到1980年,利润连年翻番。可是好景不长,1980年下半年起,市场饱和,销售急剧下跌。祸不单行,由于质量问题,产品又遭遇退货。该怎么办?痛定思痛,朱贵法清醒地意识到,只有依靠科学技术,不断开发新产品,才能立于不败之地。经过千辛万苦的努力,中华化工厂终于与华东化工学院结成对子,专门成立了技术开发小组,共同开发新产品。朱贵法亲自挂帅,在总结实践经验和借鉴外地经验的基础上,探索新的路子。而也是从那时候开始,他带领着“中华人”走上了技术为本的创业之路。
  1980年,企业冲破了愈疮木酚含量降低到5%的难关,获取高效益低消耗的好成绩。1981年,朱贵法组织领导、技术员、工人三结合到上海取经,苦战三日三夜回厂试制成功一个新产品——黄樟油。1983年到1986年三年间,朱贵法带领全厂工人、技术人员以“走出去,请进来”学科学、拓发展的创新精神,连续试制成功6个新产品,这些产品刚面市就一炮打响,外贸出口部门争相要货,企业效益大大提高。其中麝香F通过省技术部门鉴定,属国内首创,被国家列入“星火计划”,荣获省市科技一等奖、国家科技进步奖。这一项目的研制成功,开发了国际市场,朱贵法的这一创举为厂盈利20万元。
  时至今日,中华化工先后形成八大产品:愈疮木酚、香兰素、合成檀香、黄樟油、桉叶油、天然樟脑粉、高效低毒农药杀菌剂敌克松和麝香F。它们畅销美国、英国、法国、日本、德国、意大利、新加坡、加拿大、俄罗斯及我国香港、澳门和台湾地区。特别是香兰素产销量位居世界第一。正是这产品上快速的更新换代,才使中华化工在业内始终有着独一无二的核心竞争力。
  一个香兰素 开启了一个属于中华化工的香料时代
  真正让中华化工名声大震的,还是其生产的“久珠”牌香兰素产品。那是1988年,在尝到了首次新产品开发的甜头后,朱贵法又马不停蹄地亲自主持研制开发了食品添加剂“香兰素”,并荣获全国星火计划成果展览会金奖。当时,朱贵法立马果断投资400万元建造生产200吨香兰素的新技术车间,单这一项新产品的试制成功就为企业年增产值2400万元,创税利420万元。
  随后,中华化工还不断成功开发了合成檀香和列入国家级星火计划的“乙基香兰素”等新产品。通过多年来的研究与实践,中华化工厂在2006年底顺利实现用“乙醛酸法绿色工艺”替代传统“亚硝基法工艺”(高污染)合成“香兰素”路线研究,在减少三废产生的同时,还提高了产物的得率,降低了生产成本,产品品质已超过国外主要竞争对手的产品品质,这也意味着公司香兰素与乙基香兰素生产技术已达到国际先进水平。
  2008年底,中华化工建成了全球年生产能力最大的“乙醛酸法绿色工艺技术”单一生产车间,年生产能力达到10000吨。在这一生产车间中,所有合成反应均实现了连续化与DCS自动控制,在产品合成与分离技术上进行了多处创新,且具有自主知识产权。按2008年实际产量8700吨香兰素计,年可减少COD生成1.17万吨,减少固废物3.22万吨。通过生产过程连续化,并实现了DCS全程自动控制,大大降低了劳动强度、提高生产效率和生产过程的稳定性,也显现出明显节能与提高生产效率的优点,可年减少标煤2.18万吨。
  中华化工在香兰素合成与工程技术上的这一突破,特别是产品分离提纯技术、生产自动控制与连续化技术促进了我国香料香精行业的技术发展,也推进了我国香料产品全球市场化进程。2010年,中华化工实际生产香兰素达到10457吨,约占世界香兰素产量的60.08%,全年实现产值19.23亿元,利税3.65亿元,产品深受国际市场的欢迎。
  在不少香兰素企业纷纷收缩产能之际,中华化工的扩张步伐让不少同行惊异。而在朱贵法看来,如此扩张并非毫无逻辑,而是有着深层次的产业布局考量。“邻氨基苯甲醚——愈创木酚——香兰素”,经过多年的不断完善,中华化工已形成了比较完善的产业链。中华化工从香兰素的上游产品到香兰素以及香兰素的下游产品,全面贯通产业链模式,以实现低成本、规模化的扩张,巩固行业引导者地位。
  中华公司主营的“久珠”牌香兰素产品远销日本、美国、英国、法国、意大利、新加坡、马来西亚和中国香港等。“久珠”牌商标在12个国家和地区注册了“国际商标”。凭借在香兰素产品生产与技术领域的主导地位,中华还承担了“香兰素、乙基香兰素”相关标准的制修订工作,成为了香兰素国家标准、乙基香兰素行业标准的主要起草单位,主导着全国乃至全球香兰素产业的话语权。
  用自主知识产权 为企业长远发展保驾护航
  一个小小的香兰素产品,却蕴含了不少突破性技术的可能。作为香兰素产业的主导企业,中华化工一直不忘承担起行业核心技术研发突破的职责。近5年来,企业所产生的利润全部用在技改上,累计投入技改资金达5.5亿元,技术研发投入大,风险也大,但中华人愿意“拿技术赌明天”。一个项目投下去之后,最终成败是个未知数,就拿1000吨第二代乙基香兰素这个项目,仅中试设备一项就耗资3000多万元,中试的整个过程长达一年,其间企业需要足够的耐心等结果。凭借着这股“咬定青山不放松”的劲头,中华化工一步一个脚印地实现了创新型企业的飞跃。如今中华化工已拥有较强的自主开发能力,因此,2008年被认定为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。然而企业与国内外著名的科研院校广泛开展产、学、研的合作非但没有放松而且更增强并卓有成效,不断地为中华化工提供新的技术支撑。与上海欣晨新技术有限公司结为战略合作同盟,以原上海理工大学院长陈敏恒教授为核心的技术团队,和公司签订了为期10年研发费用达5000多万元的一对一技术合作。2008年初,公司还高薪外聘了国内“香精香料”领域顶尖技术专家——原上海香精香料研究所所长、博士毛海舫同志,担任公司副总经理和总工程师,全面负责公司的技术改造、研发创新等事宜,充实公司的技术力量。采用先进的创新技术和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专利技术,着力于香兰素前后延,做大香兰素实体。
  自主创新并非易事,中华化工厂潜心研发出的多项香兰素生产专利技术,让朱贵法意识到了保护自主知识产权的重要:“假如这件产品的专利属于某一家企业,他得到了这个知识产权以后,其他的人、其他的企业就不能生产同样的结构同样的产品,你要生产,可以,但必须征得人家的许可,它也是一种产权,是产权就要受到尊重,受到保护。创新是灵魂,知识产权是保障。即使我们在思想上有了充分的认识,但如果对知识产权保护不足,仍然难以保证创新企业的超额收益。”他强调中华化工厂历来重视知识产权的保护:一方面,中华化工绝不允许任何人侵犯属于他们的知识产权;另一方面,他们也尊重他人知识产权。呼吁更多同行企业重视自主创新、尊重知识产权,杜绝恶性竞争,从而实现整个行业的和谐共赢。
  未来两年里,中华化工拟上马的重大科研项目有《对甲酚法合成香兰素生产技术开发》、《合成薄荷产品开发》、《香兰素下游系列产品开发》与《甲酚合成技术开发》等与企业发展密切相关的项目。其中对甲酚合成香兰素方法是较乙醛酸法更有竞争力的新方法,可能在今后3至5年内成为替代乙醛酸法成为生产香兰素的主要方法,一旦成功,必能带来更高质量和更低成本,也将是利于更大规模化生产的香兰素技术。香兰素行业必将进行再次洗牌。这家“隐身”于乡间的民营企业,有望成为控制全球香兰素的真正“霸主”。